麻豆传媒国产之光为什么能出

..co,最快更新帝后世无双最新章节!

随波一听到云迟问这句话就是一滞。

似乎大管事并没有提起这件事情?而且现在楼主还没有出关,能够见姑娘吗?其实随波是觉得楼主可能是会让姑娘去他闭关的山门那里与她说说话,可能不会出来与她见面。

可是现在他也不敢这么肯定。

所以他现在也不能直接回复云迟。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云迟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是有什么问题的。

“这个得问问大管事,因为大管事并没有跟我们提过这事,我们都不知道楼主能不能出关,或是什么时候出关。”

“那就去问。”云迟挑了挑眉说道:“或者让玉大管事过来跟我聊聊。”

她也正想问问那玉岭高家和神启之境的事情呢。

“姑娘和帝君先安顿下来,休息一下,逐流已经去找大管事了,可能大管事等会儿就会过来的。”

“行吧。”

“那我先告退,有什么事情,姑娘都可以吩咐琴棋书画她们。”

青春靓丽马尾少女居家写真

“嗯。”

随波立即就退了出去。

云迟他们并没有带着什么行李,因为他们的东西大多都装在无穷和昼夜环之中,药材则是都在木锦夜的木玄石里,所以他们几乎算是人人都空手前来的。

侍书看了一眼又生了点儿意见和看轻。

侍琴带着晋苍陵和云迟去了主寝院,侍画带了木锦夜和木野去了偏院,侍书和侍棋去替他们打水,准备等会儿要送过去给他们净脸净水的,在打水的时候侍书就忍不住对侍棋小声地说道:“侍棋,说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侍棋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头,但是看看他们,气度不凡,举手投足都大方贵气,很明显就是出身显赫的。”

“我猜不可能。”侍书嘟了下嘴说道:“出身显赫的话身边怎么可能就带着那么两个不像侍卫的侍卫?那个黑衣公子,说不定是跟他们同行的朋友。他们身边连一个侍女都没有带,而且出门难道连几身换洗的衣服都没有吗?什么都不带,他们难道还需要咱们千重楼给他们准备衣物?”

侍棋怔了一下,倒也觉得她说得有道理。

本来一般大户人家这个时候就应该有准备更换的服饰了,风尘仆仆地过来,等会儿可能会见到主人家,应该梳洗一下换一套干净的服饰,才算是有礼啊。

可是云迟他们当真是什么都没有带。

“那也许他们是落了难来投奔大管事的?”

“如果这样的话那他们住进穹霄阁岂不是太厚脸皮了?大管事应该不敢啊,就算是来投奔他的,最多安排他们住到清梦阁,怎么可能住到楼主的地方来?”

“这个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大管事安排我们服侍人家,那我们就只管好好服侍人家就行了,也别想那么多。”

听了侍棋的话,侍书忍不住咬了咬下唇,咕哝了一声。

“说得们一个个都是大方懂事乖巧一样,就我一个人最计较。”

哼,好吧,就她一个人计较!

可她难道不是为楼主好吗?

再说,玉大管事要真是没有请示过楼主,自己就这么自作主张地把这地方安排给别人住了,楼主出来了之后岂不是要怪罪于他?

她这也是为了大管事着想啊。

逐流告诉玉无常他们已经把云迟接来了之后,玉无常便先命人从千绣坊里给云迟他们挑了几套衣服送过去。

“云姑娘他们是从二仙人山匆匆赶来,只怕包袱也没有带,所以要仔细一些,把他们需要用上的东西都精心挑选几套送过去。”

玉无管是在跟千重楼的内务管事朱管事在交代这事。

朱管事是位四十左右的妇人,风韵犹存,风姿绰约,但是行事也是很严谨利落,管理着千重楼里大大小小的内务,管得很好,也是玉无常很信任的一位管事。

“是。我这就去办。”朱管事行了一礼,转身要走,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转回来问道:“大管事,需要给云姑娘挑选两套头面吗?”

只是需要使用的衣服的话好说,主要是需不需要挑选给云迟的饰物。

如果要的话,要开哪一个库房。

千重楼这里有三个库房存放饰物,大中小三个,是按饰物的等级和价格分的,像大库房,基本也就是一些能够给楼里人赏赐和给一般有往的门派回礼的东西,价值当然也有,可并不怎么昂贵。

中库房比这些的价值要高一些。

小库房侧部都是精品,价值很高的那些。

朱管事这么问的意思其实也是想着如果真的要给的话应该也是开大库房的,但是这位云姑娘住进了穹霄阁,那也可能是开中库房,那些本来是想着为了千重楼的女主子们备着的饰物。

但是她这么一问,却听到玉无常想都不想地直接说道:“要,还是朱管事细心,我一个大男人就没有想到这个问题,那就开了小库房挑选两套吧,挑好一些的,云姑娘容貌艳丽大气,压得住那些精致的饰物,但是也不要选太繁复的。”

他说完就看到朱管事一脸震惊地看着他。

“怎么了?”玉无常微一皱眉。

这见鬼的表情不像是朱管事能够有的啊。

朱管事立即就收起了流露在外的震惊。

其实她是真的惊着了。

要开小库房也就罢了,竟然还要挑好的?

意思就是要从本来就是精品的小库房里再挑精品啊。那可真不得了。她得重新衡量这一位云姑娘在楼里的份量了。

“我马上去。”

朱管事办事向来细心,领了这个任务之后她立即就派人把侍琴给喊了过来。

“侍琴,已经见过那位云姑娘了吧?”

“是的。”

“把对云姑娘的感觉说一下,还有,她身上可佩戴了什么样的饰物?”

侍琴一听就知道朱管事可能是要给云迟挑选饰物了,便把她对云迟的感觉说了出来。

“云姑娘现在身上有饰物,是一支极为精致美丽的红宝石发簪,还有就是她有戴臂环和手镯,这一套比那红宝石发簪还要精美许多,看着流光溢彩的,很是美丽,可能价值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