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咪在线观看网站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黎夏这句话冒出来,战北霆冷酷俊美的脸出现了一丝裂痕。

驰骋商界这么多年,有很多人在他面前当孙子,就算是老太太送来的女人,也有恬不知耻跪在地上叫他爸爸的,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像怀里这个醉鬼一样,居然自称他的妈咪?!

呵!

有意思!

战北霆想看她还能玩出什么花样,干脆放下手,任由她抱着。

黎夏倒是没抱多久,心里那点不安消失以后,她就放开手往后站了两步。

看了“小宝”一眼,她忍不住拧起眉头不满地说道,“怎么还穿着小礼服啊?小懒虫,不想自己换衣服是不是?来,妈咪帮换,换完衣服妈咪就帮洗澡……”

黎夏自顾自地说着,小手已经摸上了战北霆的西服。

可能是因为喝的太醉了,她捏着外套的扣子怎么都解不开,一直低着头,脖子都酸了,最后索性跪在了地上。

随着她的动作,战北霆垂眼看下去,只见女人双颊微红,眼眸泛着水光,看起来舒服漂亮,还别有一种撩人的韵味。

再加上她跪在他身前的姿势,殷红的小嘴正对着总是沉睡状态的位置,战北霆发现自己波澜不惊的看戏心态,好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文艺长发女神风中秀发飞扬

而从来没有反应的地方也渐渐有了抬头的趋势……

黎夏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异常,盯着眼前凸起的东西,猛地皱紧眉头,语气有些严厉地问道,“黎斯年,在裤子里藏什么了?!”

战北霆,“……”

被她这么盯着,一阵喉头发紧,浑身的热血都朝下涌去,当女人不知死活地拿手去碰的时候,他两眼的眸色瞬间加深。

这个女人!

战北霆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某种未知的渴望,他顺从本能地扯起跪在身前的女人,在她没来得及反应时,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朝着卧室走去。

黎夏被扔到床上的瞬间,意识有了片刻的清醒。

看到欺身压过来的人影,她终于认出,这不是她家小宝!

不,准确来说,这是个放大版的小宝,但也只是放大版的小宝!

“……是谁?!”黎夏泛红的小脸写满戒备,曲起双腿正要往后缩,脚踝就被男人一把抓住。

战北霆握着她纤细骨感的脚踝,用力扯到自己身前,哑声质问,“不是自称是我的妈咪么?怎么这会儿又不认识我了?”

男人说着,身体已经彻底压了下来。

那张俊脸在眼前瞬间放大,黎夏彻底清醒了,推着男人线条有型的肩膀,连带着口吻都淡了几分,“对不起,先生,我想可能是哪里搞错了,先下去,我们谈谈……”

战北霆情潮汹涌,发狠地捏着女人精致的下巴,凶悍地说道,“适可而止!已经上了床,就别再玩儿什么欲擒故纵!”

事实上,他已经箭在弦上,再忍下去,恐怕弦都要绷断了。

男人浑身散发出异常强大的气场,黎夏半醉不醉的都闻到了危险的气息。

“不……不要!误会了!我不是……别碰我……”

黎夏激烈的反抗,可是喝了酒的她身上没有一点力气,拳头落在男人身上,就像是挠痒一般。

就在这时,客厅电视机里传来一段新闻播报——“五年前,周氏集团惊险传奇地度过倒闭危机后,整个集团的权利核心就掌握在周夫人吴美娟手中,据悉,周家少爷周煜将于近期回国,正式进入集团工作,未来周氏走向如何,值得期待……”

时隔五年,听到周煜的名字,黎夏不禁愣了神,连抗拒挣扎都忘了。

谁知,就在这时,身体感受到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黎夏瞬间红了眼眶。

周煜的名字将五年前的过往种种引入她的脑海,她忽然觉得自己的人生讽刺又可笑。

连孩子都生了,却还没尝过男人的滋味。

看着身下的女人蓦地流出眼泪,可唇角却一抹苦笑,战北霆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只是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可能是体内残留的酒精作祟,黎夏望着伏在她身上的俊美男人,缓缓抬起手臂勾住他的肩膀,轻声说道,“继续……”

说完,她闭上眼睛,任由眼泪浸入发间,抬起头青涩又笨拙地送出了自己的吻。

女人的主动让战北霆备受鼓舞,他抚摸着她发烫的脸颊,开口的声音格外低哑,“这才乖,马上给……”

接下来的一切顺理成章,房间里渐渐响起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女人娇柔的轻吟……

翌日。

黎夏是被一串特制的铃声吵醒的,忍着全身酸痛把手机拿过来,看到屏幕上闪动的大头照,她猛地清醒过来——小宝!

她沉沦放纵了一夜,居然把儿子给忘了!

接起电话,里面立马传来了儿子不悦的责备,“黎小姐!才24岁就学别人夜不归宿!”

“我……”黎夏心虚地坐起来,手忙脚乱地找衣服,浑身疼得要命,她忍不住在心里把昨晚那个男人拖出来骂了一遍。

“我不想听的解释,我只想问问,是不是已经重色到忘了要陪我去看望小外婆了?”

小宝口中的小外婆,是黎夏的小姨许嘉艺,当年从怀孕到生下小宝,再到离开京都去锦城生活,都是小姨在照顾帮助她。

这次来京都出差,就算哪里都不去,也应该去看看小姨的。

黎夏一边往身上套衣服,一边听小宝在手机里愤懑地提醒她,“我和干妈在楼下等,五分钟赶不过来,我就让干妈带我走了。”

说完,啪的一声,电话被挂断了。

态度这么恶劣,很明显气得不轻。

这孩子的性格简直一言难尽,乖得时候特别讨人喜欢,可一旦生起气来,就像苏澜说的,完全是小魔王在世。

黎夏来不及分析昨晚那么荒唐的一夜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为了抓紧时间安抚小魔王的情绪,她拉开房门,匆匆往外跑去。

酒店外,苏澜的车就停在喷泉边,黎斯年戴着几乎遮住他整张脸的墨镜,背靠车门,红润的小嘴巴里时不时吐出一个白色泡泡。

这幅二世祖的小模样,也不知道是随了谁。

黎夏大步走过去,一把摘下他的墨镜,看到那张肉呼呼的脸,她不受控制地想起了昨晚跟她缠绵了一夜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