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视频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难道刑天已经到了伤心处了吗?

方河有些不太理解,无非就是事业上的争斗而已,他完不成地狱佣兵团的任务大不了就是一死,方河相信刑天这种人应该是早就经历过生死起伏了,为什么会突然流泪呢。

方河只不过就是对他进行了一次心神攻击,还不至于让他去死吧。

更何况这种人连死都不怕,怎么会哭出来呢?

这是方河特别不理解的地方,但为了寻求真相,所以方河还是停止了攻击。

稍微等刑天的心情有所平复,方河才开始问道:“是因为刚才的虎啸龙吟对有所影响了吗?”

刑天只回答了一句话:“告诉我在哪里可以找到使用龙虎拳的人?”

刑天突然说出龙虎拳这三个字,着实让方河倍感震惊,方河心里面一直都觉得刑天不像是江湖中人,他跟真正的江湖人士差距有些远。

他本就是雇佣兵界的一个人才,为什么会关心龙虎拳呢?

方河说道:“龙虎拳与有什么关系吗?”

长发美女面容姣好气质迷人

“告诉我!请告诉我!方神医,如果告诉我的话,想要问什么样的问题我都可以回答!”

现在刑天的心情有些激动,他的状态也不是特别好,两行清泪就这样从他的眼睛里面流了出来,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这家伙受了很大的委屈呢。

由于方河并没有心理学上的资历,所以他也猜不透刑天到底是怎么了?但是刑天开出来的条件着实让方河有些好奇。

仅仅告诉他施展龙虎拳的人是谁,他就能够把心中所有的秘密都说出来,到底是曾经受过什么样的伤害能够付出如此之大的代价呢?

方河问道:“要不要说一下心中隐藏的秘密呢?”

似乎这是刑天最难以启齿的地方,但他仔细的想了一下,还是说了。

“也明白,我是一个华裔,而我这种华裔在欧洲是很难混出头的,可是我却在地狱佣兵团里拥有了自己的位置,可是谁知道,曾经我也是华夏的一员呢。”

“这么说小时候出生在华夏,并不是移民的后代?”

“对,我记得很清楚,我是圣京市的人。”

“圣京市的人?那可是首都啊,为什么听的口音一点都不像呢?”

刑天继续回答:“在我五岁的时候,父母死于非命,其他的我记不住,我只知道杀死父母的人能够施展出一套龙虎拳,他施展的时候就像是刚才的那个样子。”

一瞬间,方河便明白了。

方河刚才利用龙虎之魂施展出那虎啸龙吟时,便触动了刑天心目当中最柔软的那个地方。

本来刑天是一个非常强硬的汉子,方河用血狱修罗都没能治住他,可是龙虎之魂一旦出现,瞬间就勾起了他悲伤的过往。

一个五岁的小男孩,目睹双亲被龙虎拳杀死之后便是走投无路成为孤儿,要不是运气使然,也不可能被收养。

随后他便过上了暗无天日的生活,从五岁到十五岁,他经历了十年非人般的折磨,同样也是地狱佣兵团对他的训练。

除了刻骨铭心的训练以外,他还要因为自己的人种和肤色被欧洲人歧视。

即便他在地狱佣兵团里面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士兵,可他仍然不能身居高位,即便他有很大的潜力,可是地狱佣兵团仍然不会按照最优秀的兵王标准来培养他。

这么多年的困苦完全都源于五岁时的大灾变,如果当时他父母不被杀掉的话,现在可能也是一个正常人吧。

或者是当一名医生,或者是当一名律师,找一个非常正经的工作娶妻生子,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而不是像这个样子,每天刀头舔血,把脑袋夹在裤腰上到处披于奔命。

说到这里,方河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确实是没想到刑天有这样的过往,难怪这家伙这么坚强,也难怪仅仅出现虎啸龙吟时就能够直接同他做交易。方河回想了一下,觉得刑天并没有骗自己,于是他便说道:“龙虎山庄,有一个门派叫龙虎山庄,凡是那个门派走出来的人全部都会打龙虎拳,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一定是这个门派的弟子杀掉的父母。

“龙虎山庄是吗?可不可以告诉我他们的地址,我要去把他们灭掉。”

面对刑天那仇恨的眼神,方河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方河只好对他讲道理:“以现在的能力灭不掉他们,山庄里面随便出来一个堂主修为都比高,恐怕再修炼二三十年都未必赶得上。”

“不,我不相信,如果我打不过他们,我可以在龙虎山庄安装炸弹,我是一名优秀的雇用兵,我有非常丰富的爆破能力!”

“现在先不要用仇恨蒙蔽的双眼,我可以答应以后帮找到龙虎山庄。”

“,真的可信吗?”

刑天对方河半信半疑,方河说道:“自从和我为敌以来,觉得我什么时候真正的针对过,我一直都把当成一个值得交往的朋友,和一个值得收服的人才,否则我早就杀了了。”

仔细想想,确实也是这个样子。

刑天知道,以方河的能力,单纯打架来讲,让他杀掉自己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虽说他特别能跑,但如果刚才方河一点机会都不给的话,他也就会直接摔死了。

那道流云刺只是打中了他的降落伞背包,稍微偏离一点点就会打中他的头,可以说现在他的性命是方河给他的。

虽然方河有其他的目的,但不得不说方河对他还是有所尊敬的。

等到刑天把这个思路醒悟过来之后,他便明白了。

而且他也很清楚,报仇不是急于一时的事情,必须要从长计议。

如果现在自己脑子一热就去寻找龙虎山庄寻仇的话,恐怕得到的结果也只是被杀掉吧。

既然如此,不如再好好准备一下。

接下来刑天便对方河说道:“有什么问题,方神医尽管问吧,反正我的命也是给的,反正地狱佣兵团也看不上我。”

“好,其实我只是想问,如果执行任务失败的话,地狱佣兵团接下来会派出什么样的人?”“当然是兵王小队!”

男生捅女生

五个时辰转瞬即逝,原本所在场外的百万修士,最终一个不剩、老少通吃,但凡交过门槛费的人,都顺利地进入了混沌学院!也好在如今的混沌学院足够之大,别说稳稳妥妥地安排一百万修士入住修行,恐怕就算是容纳三百万人,也不是问题。

“院长,这是测验弟子后的结果……”不多时,只见无修将那测验台搬到了主殿外围,示意苏昊去查看那测验台中的最终测验结果。

只见那测验台中,以法纹勾勒出了一排细小的文字,确切地来说,也就是此次测验弟子资质的数量、与结果!而在这测验结果中,又分为:低等、中等、优等三个类别!其中修为境达神道,而资质低等的修士,便达到了80几万!而中资质中等的修士,则有17万之多!优等资质唯有5万人!“卧槽,怎么是这等货色?”

望着那测验结果,苏昊不禁一阵蹙眉,尤其是在他仔细查看那5万优等资质的弟子结果时,他的心都快凉透了!因为在这5万资质还算优等的修士中,竟然连一个开凿了至尊洞天,或是拥有特别天赋的修士都没有?

“看来咱们这学院的名气还不够大啊!”

赤洛摇头一笑,旋即又道:“说白了,此次来这里参选的修士,应该大部分都是被外界那些个宗门教派淘汰了的散修之士。”

“散修之士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有没有一颗真正的修炼之心,若有心谁都可以从废物变成天才。”

斗启一脸尽显沉稳之态。

好似在他的眼中看来,这修炼者的资质就没有什么高等低等之分,只要自己足够努力,想要变强的心不变,那么人人都可以有机会成为天才。

“斗前辈,你看那些七八十岁的人道老头、老太太,可还有成为天才的资格?”

孤寒不禁打趣了一句,好似是在故意调侃斗启一样。

“额……”斗启一阵无言,老实说,他还真没去关注过那些个老头、老太太。

成熟少妇极致清凉秋意

旋即只见他摇头一叹:“这些人的根骨,以及体内的血气都已经衰败了,想要再度淬炼出来很难,不过也不是完没有办法。

总之,就看他们受不受得了我的训练方式了。”

“哈哈哈,发财了、发财了啊!”

此刻,只见另一边,那正在一一盘查着数十个储物袋的龙盈,都快笑疯了。

确切地来说,她现在要是将这数十个储物袋中的神金,部倒出来的话,绝对能够堆积成一座大山,因为她今日一共收到了一亿斤神金!这个数字可不是一般的吓人!“这女财迷!”

只见苏昊也只是冲着龙盈摇头一笑,旋即他便一步迈开,从主殿之外来到了学院外围广场的上空。

“拜见院长!”

“………”眼见苏昊前来,众修士不敢怠慢,皆齐齐抱拳行礼!“诸位不必拘礼,至少在你们没有正式成为我院弟子之前,你们可以随意一点!”

苏昊放言道。

“我去,我就说没这么简单入院吧?”

“完了、完了,看来那测验台的测验结果还不算数啊!”

“院长,你这话什么意思?

难道我们现在,还不能算是混沌学院的正式弟子么?”

有人当即便提出了疑问。

原本现场的热闹气氛,也在这一刻忽然变得淡漠了起来,而且每个人的脸上都变得凝重了起来,心头更是沉重莫名。

“听好了,我并没有说你们不算混沌学院弟子,只能说你们还不能算是我院的正式弟子!”

苏昊摆手一笑,旋即又道:“不过诸位也先别着急,先听我把话说完!”

“简单说一下,混沌学院内除却主殿之外,还有东、南、西、北,四大院落,而这四大院落便是我院的内院!”

苏昊补充道:“而在你们没有成为正式弟子之前,你们现在的身份,也只能算是外院弟子。

唯有你们成为了正式弟子之后,你们方可进入内院,修行各种绝世古法,明白了吗?”

“不知需要怎样的条件,才能进入内院修行呢?”

“还有,如果入不了内院,在这外院又能学到什么呢?”

众弟子疑惑,尤其是其中那些资质比较差的,以及年纪比较大的人,他们很想知道,如果自己只能留在外院的话,到底能学到什么?

“想要进入内院很简单,只要你们的资质达标就行。

就比如说体魄,若能以纯体能背负起重达一百万斤的山石,在山中自由穿梭,这也就算是达标了。”

苏昊一脸淡定地作出了回应。

且附言道:“而至于实在进不了内院,承受不住接下来体魄考验的人,你们在外院同样也可以修行,我会专门安排一位外院导师来指点你们,尽量让你们从弱者,逐步变强,直到能够有资格进入内院为止。

简单来说,你们每个人都拥有机会进入内院,但这就要看你们自身有没有那个毅力了。

如果实在没有毅力,或是坚持不下去的话,那我也爱莫能助了。”

“难道我们这些女子也要体魄考验吗?”

“这……我们以后会不会变成肌肉女?”

“这也太可怕了吧?”

在场也有一些花季女修士,提出了疑问。

“女修士,同样需要体魄考验,与男修士要求一样。”

只见苏昊一脸严肃地回应道:“而至于你们所谓的肌肉女,这是根本不会存在的。

你们只会越练越苗条,越练越漂亮的!”

如果换做是以前,苏昊肯定会对女修士炼体这一点有所考虑,不过现在却不一样了,因为他对炼体中的奥义,或多或少还是深有感触的。

准确地来说,炼体的确会增长肌肉,也会使得修炼者的体魄变得健壮,但这也只是针对男性修士而言。

而女修士炼体则又不一样,因为女性的根骨先天就与男性不一,故此女性炼体,并不会影响身材,反倒会令其她们的身材越来越好。

“那我们就放心了!”

闻言苏昊的回应,女修士们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男女做那个免费软件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反正我站着也不累,就站会儿,医生说老坐着也不好。”她道,其实是想多看看他煮水饺的模样,毕竟这种情景,可是难得一见啊。

甚至贝黎黎这会儿有些后悔,自己之前怎么就没把手机一起从房间里带下来呢,不然这会儿,可以直接对着他拍几张照片了,也算是个纪念啊!

他没说什么,继续煮着水饺。

贝黎黎则是继续瞪大眼睛看着韩霖,就好像深怕错过了什么画面似的。

等到一碗水饺煮好后,贝黎黎才挪着脚步来到餐厅,韩霖把水饺放到了贝黎黎的面前,“吃吧,不过别吃太快,免得烫到了口。”他提醒着道。

“知道了。”她道,拿起了调羹,捞起了一个水饺,对着水饺吹着气儿,努力的让热气散开一些好下口。

他一只手托着下颚,视线落在她的身上,看着她吃进了一个水饺后,脸上露出的那种满足神色,他的唇角不禁微微地掀起来。

只是这种最普通的速冻水饺,也可以让她吃得这么心满意足吗?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这个女人的脸上,一直都会有这样满足的表情。

而他,也愿意去做可以让她满足的事情!

贝黎黎吃了三个水饺后,蓦地发现,韩霖好像一直在盯着她看,于是,她瞅瞅自己,再瞅瞅自己调羹里的那个还没吃的水饺,忍不住地问着韩霖,“……也想吃吗?”

“什么?”他微怔了一下。

优雅淡然清纯美女鼓浪屿一日游

“因为的表情,好像很想吃这个水饺的样子。”她道,随即有补充了一句,“很渴望的表情。”

渴望?他渴望的又是什么呢?是水饺?还是她脸上满足的神情,又或者……是她?韩霖的眸光变得更加的幽深了。

贝黎黎顿时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又开始不断的加速了起来,连带着身体的温度都在升高。

“也许,我真的是在渴望吧。”韩霖低低的轻喃着,随即微微的撑起了身子,朝着贝黎黎这边倾了过来,唇凑近这她手中的调羹,直接把调羹中的水饺给含进了口中。

轰!

贝黎黎的脸一下子涨红了,这感觉,就好像是她在喂他吃似的。

“还只剩下两个水饺了,够吗?不够的话,我再去给煮点?”他道。

“够,够了!”她忙不迭地道,埋头继续吃她的水饺,刚才的那一幕,对她来说,好像是刺激了点啊!

又吃完了两个水饺,贝黎黎的心情总算是镇定了一些,总这样沉默着,也不是回事儿啊,于是她开始扯着话题道,“那个……孩子的名字,有想好吗?”

“名字?有想过,不过也不一定确定,呢,有想过孩子的名字吗?”他反问道。

“我啊,在很早的时候,就想过了。”她笑了笑道,“我以前就想着,如果自己有孩子的话,孩子的名字就取名叫‘一一’,好记又好写,不想我的‘黎黎’两个字,笔画简直太多了,当初念小学的时候,最讨厌的就是每次试卷上写自己的名字了,感觉好麻烦。”

免费看草莓视频app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不管怎么样,小眠都是我的孩子。”君景恕道,“要是小眠情况没有好转的话,回头我让心理医生来给小眠纾解一下心理。”

“还是我先和小眠多谈谈吧。”周亦赐道,“心理医生也许有用,但是我觉得小眠现在更需要的并不是心理医生。”

君景恕轻轻的拍了拍周亦赐的肩膀,“想吃点什么,我让人去准备。”

“没什么胃口。”她道。

“那我就让厨子烧点清淡的粥。”君景恕道。

周亦赐点点了点头。

君衡眠一直沉沉地睡着,而周亦赐亦陪在旁边等着,入夜,她就干脆在儿子的旁边又搬了一张床,把两张床并在了一起。

“早点休息,毕竟,现在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眠这里我会守着的,一旦他醒来的话,我会叫醒的。”君景恕道。

周亦赐想想,也有道理,于是点点头,在床上躺下,不过躺下的时候,她的手却是轻轻的包裹住了小家伙的手,深深地看了一眼小家伙,这个孩子,是她的孩子,这是当初她领养他的时候,就认定的事实,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

半夜的时候,一声低唔的声音,从那小小的薄唇中吐出,小小的身子动了动,却在感受到了裹住他右手的这份温度时,倏然的一僵。

这是……妈咪的手!

妙龄美少女白净面孔吊带短裙香肩美腿写真图片

妈咪……想到这个词儿,君衡眠只觉得心口处有闷闷的,痛痛的感觉。当初,他也是因为收养他的爹地妈咪又有了他们自己的宝宝,所以他才会被送回福利院。

而现在,他也会被送回福利院吗?

那时候他虽然难过,但是却不会有这种痛痛的感觉。可是现在……他却痛得好难受,他好喜欢他现在的爹地妈咪,虽然爹地看起来有些冷冷的,但是却会告诉他很多他以前从来都不知道的事情,会教他学会什么才是强大,会让他明白,即使他的眼睛看不见,也可以做很多事情。

而妈咪……妈咪是他最珍惜的人,如果可以的话,他多希望他可以是她亲生的宝宝,这样他就不用去担心有一天他可能会被送回福利院了。

妈咪很喜欢抱着他,睡觉的时候,也经常搂着他,有时候他突然睡醒来,就会听到妈咪温柔的声音。

妈咪说,“小眠,我爱。是我和爹地的宝贝呢,妈咪很感谢上天,让我们遇到了。”

可是,妈咪,知道吗?他才要感谢上天呢,让他明白,被爹地和妈咪爱着,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知道醒了。”一道熟悉的声音,悄然响起在了君衡眠的耳边。

君衡眠的身子僵了僵,这个声音是……“爹地。”他很轻地喊了一声,似乎深怕会惊着了那个此刻握着他手的人。

“之前眼睛痛得昏了过去,医生已经给检查过了,没什么大问题,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君景恕道,“妈咪担心,晚上不肯回去睡,坚持要在医院里陪。”

超污网站

   嗖!

   身影一闪,下一刻,凌峰已经排开一大群荒芜之灵,一步步从后方走了出来,站在了长孙翔的对面。

   “看样子,你们活着出来了!”

   凌峰的目光,在长孙翔三人的身上扫过。

   而正面面对着长孙翔的时候,他才发现,长孙翔给他的感觉,十分古怪。

   或者说,十分的恐怖!

   他的眼眸之中,隐隐闪过一丝红光,而他整个人的气息,也已经完改变。

   “凌峰!”

   长孙翔嘴角,挂起一抹狰狞的笑意,“原来你还没有死,而且似乎,另有奇遇!”

   “小爷我福大命大,可没那么容易死。”

   凌峰耸了耸肩。目光看向夜元博,沉声问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前辈怎么受伤了?”

   夜元博眸中闪过一丝怨恨之色,深吸一口气,才咬牙道“没什么事,既然凌峰贤侄也无事,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的好。”

   温馨迷人甜美少女笑容治愈人心

   夜无殇也连连点头,“凌师兄,先别问这么多了,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也好。”

   凌峰耸了耸肩,看起来,长孙翔已经掌握了什么强大的力量,并不畏惧一般的荒芜之灵。

   既如此,先离开也好。

   “离开?”

   那长孙翔却是一阵狞笑起来,“你们似乎还没有搞清楚现在的状况啊!我说走了么?”

   下一刻,长孙翔的眼眸之中,闪过一缕森然杀气,“凌峰,事到如今,你我之间的旧账,也该清算清算了吧?”

   “哎……”

   凌峰轻叹一声,不禁摇头道“长孙翔,这么快你就忘记了,你曾是我的手下败将了么?怎么,你还想再试试?”

   “今非昔比,我长孙翔,才是天命之子!”

   长孙翔冷然一笑,“凌峰,我承认你的确是个天才,也比我游戏,但今天,你必须死在这里!”

   “翔子,你不要做得太过了!”

   夜元博眉头一皱,咬牙说道。

   夜无殇亦是紧紧捏住拳头,“长孙师兄,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同门,你残杀同门,就不怕受到大巫师们的责罚么?”

   “啧啧啧……”

   长孙翔咧嘴一笑,“是啊,你倒是提醒我了。既然如此,看样子,我也只能把在场的所有人,都杀死了!桀桀桀——”

   “你!”

   夜元博面色一变,“长孙翔,你敢!”

   “老东西,我有什么不敢的?”

   长孙翔狞笑起来,“你可不要忘了,你的这条胳膊可就是拜我所赐!想活命的话,就乖乖在一旁看着,把你的嘴巴闭紧了,否则,休怪我长孙翔,不念同族之情!”

   夜元博面色一变再变,长孙翔的性情,一向如此阴冷。

   只不过在此之前,他没有足够的力量,所以只能在自己面前点头哈腰,乖乖听话。

   可是现在,他已经获得了足够强大的力量,他的本性,也就彻底暴露出来了!

   “凌峰贤侄,快跑!”

   夜元博轻叹一声,最终,只能朝凌峰发出一声提醒。

   这也是他唯一能做到的了。

   “哈哈哈哈!”

   长孙翔仰天狂笑,“对啊,快跑吧,就像是一只过街老鼠一般,拼命的逃吧。可惜,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你在那自说自话,说得很过瘾嘛!”

   凌峰眯起眼睛,目光盯住长孙翔,一眨不眨。

   的确,他的气势,已经变强了许多,远在夜元博之上。

   也就是说,现在的长孙翔,实力已经超出了寻常的圣尊,达到了九转境八重左右的程度!

   甚至,更高!

   而且,从他的黑暗之力能够一瞬间秒杀掉数十头荒芜之灵来看,他所掌握的黑暗之力,品阶极高。

   很显然,他在黑暗魂殿之内,确实得到了一种十分厉害的力量,所以才能在短短几天之内,变得如此强大。

   如果换做是在外界,就算是凌峰,也未必有把握能够与现在的长孙翔一战。

   但是在这里,在这个充斥着荒芜之灵的世界。

   别说是长孙翔了,就算是巫神圣殿的大祭司来了,凌峰也有一战之力。

   “是不是自说自话,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长孙翔浑身气势一荡,一股澎湃的黑暗之力,以他为中心,席卷开来,形成一道道可怕的黑暗风暴。

   看得出来,他的确不一样了,强大的力量,带给他无与伦比的自信。

   唰!

   恐怖的黑暗风暴,如同末日飓风,所过之处,无数荒芜之灵,直接被碾成粉碎。

   而且,在黑暗之力的破坏之下,甚至无法凝聚,短时间内,无法再化为荒芜之灵。

   一瞬间,黑暗风暴侵袭而至,凌峰直接的自己的血肉,似乎都要被撕成碎片。

   凌峰面色微变,周身的护体罡气,瞬息之间就被粉碎。

   “什么?”

   凌峰眼皮一跳,连忙祭出周天混沌阵,周天之力,流转开来,理论上来说,一切属性的力量,在周天之力的调动之下,都会被瞬息瓦解掉,无法对凌峰造成任何伤害。

   只可惜,理论,终究只是理论。

   凌峰力施展周天混沌阵,奈何,长孙翔所爆发出的黑暗之力,已经超出了他的周天混沌阵所能承受的极限!

   砰!

   一股恐怖的力量,直接在胸口处炸开。

   一个照面,凌峰竟是被直接震飞出去,胸前被炸出一个深可见骨的伤痕。

   黑暗之力剧烈波动,不断侵蚀进入凌峰的体内,似乎要将他体内的筋脉,都绞成粉碎。

   脚下的六芒星,黯然失色。

   凌峰的面色,亦是惨白到了极点。

   “噗!”

   凌峰猛地喷出一口漆黑的血液,眸中闪过一丝惊骇之色,死死盯住了长孙翔。

   “哈哈哈哈!”

   长孙翔仰天狂笑起来,“怎么样,凌峰,现在你该明白,你我之间的差距了吧?现在的你,在我面前,只不过是一只随手就可以捏死的蚂蚁罢了!我要你生,你便生!我要你死,你便只有死路一条!”

   凌峰抬手擦去嘴角的鲜血,他还是错误估计了这个长孙翔的实力。

   现在的长孙翔,爆发出来的力量,恐怕,更在段凌天之上!

   在黑暗魂殿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居然能够让长孙翔这样一个废物,一下子变得如此逆天。

   。

草莓视频网站app污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而她,便是她的主人!

老天,她在想什么啊!周亦赐在心中吐槽着自个儿脑子里一瞬间产生的想法。微咬了一下唇瓣,她道,“那我如果再继续这里待几天的话,……不可以再那样随便吻我,对我做一些我并不接受的事情!”

他的眸色,似乎变得有些黯然,随即自嘲一笑道,“好,我不会再对那样了。”

“那……那我就再留几天吧,不过最迟五天后,我一定要搬回自己的公寓了。”

五天后吗……再过4天,就是满月了,他点了点头,“可以,到时候我送回去。”

“用不着送,我反正也没多少行李,自己开车回去很方便的。”她道。

他闻言,也不再说些什么,只是道,“那……好好休息,晚安。”语毕,便抬步离开了房间。

当房间门被打开又关上,房间又重新变得安静下来,周亦赐整个人如同精疲力尽似的,一头扑在了床上,刚才,她怎么就答应五天了呢?其实应该说个一两天就好了,干嘛要说五天呢?

不过这个答案,连她自己都说不出来。

而君景恕,在回到了漆黑的房间后,突然发出了一阵笑声,只是笑声中,却尽是苦涩。

“值得吗?”父亲的声音,仿佛又一次的响起在了他的耳边。

“白衣天使”个人摄影图片

在父母最终答应了他五年之约,不去打扰周亦赐的要求之后,父亲只是问了好几次他,“值得吗?”

而他的回答,是值得。

五年,只要她可以陪伴在他的身边,那么纵然到了最后,她没有爱上他,那也是值得的吧。

她的不爱,他只能怨她的心中太早有了人,而他,太晚遇到了她,纵然他可以办到很多事情,但是唯独时间,他却改变不了。

他没有办法让自己更早的遇到她,没有办法让她在爱上韩简之前,就先遇上他!

他本以为,最糟糕的,不过是她无法爱上他而已,但是刚才,当她那样的抗拒着他的时候,他的心口处,却是阵阵的痛着。甚至他都快分不清,那该是预兆的疼痛,还是她所带给她的心痛。

“值得吗?值得吗?值得吗……”黑暗的房间中,他的声音,伴随着苦涩的笑声,不断地回想着。

————

“君景恕昨天回来了?”韩一一拍完了她的戏份,凑到了周亦赐的身边道。

“对,再在他的别墅那边呆五天,我就可以回自己公寓了。”周亦赐一边说着,一边在自己的一本平时用来构思收集灵感的卡纸本中,不停地画着。

韩一一语带遗憾地道,“我还以为是要一直待在那里呢,要知道,能和君景恕同居的机会可不多啊,就这样搬出来,不觉得可惜了?”

周亦赐翻了个白眼给好友。说起来,一一还比她大两岁呢,但是有时候,她真觉得一一好似比她还小似的。

“好好!”韩一一道,“我也只是建议而已,况且不是都要把我哥放下了嘛,真不考虑一下君景恕?他对,可不是一般的好啊,我从小到大,就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能好到这份儿上。”

樱桃视频小视频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长公主也没真的生气,只是有些想软绵绵的龙凤胎了,过年,苏怀宁带着龙凤胎来长公主府邸拜年,长公主就一直抱着粉嫩粉嫩的小妍儿没撒手过。

长公主甚至还提议,让小妍儿和她家大孙子定一个娃娃亲。

秦雪妍和苏怀宁是表姐妹,长公主府和郡王府来往也密切,关系也好,两家人家世也相当,给孩子定个娃娃亲也不错,也算得上是亲上加亲。

不过,长公主的提议,被苏怀宁打岔了,也算是隐隐被苏怀宁拒绝了。

小妍儿是修士,寿命和凡人不一样,苏怀宁怎么可能给她定娃娃亲,若是日后,秦雪妍的儿子有幸长出灵根,踏入修士世界,或许还有这个可能,但现在……是不可能。

好在长公主也只是随口一提,也没真的正式提出这件事,所以苏怀宁的拒绝,长公主也没放心上,也不算泼了长公主的脸面。

不过,长公主对小妍儿的喜欢,却是真心实意的。

苏怀宁笑道,“下次来,一定带孩子过来,兴许下次,他们都学会走路了呢。”

“几个月了?”

“快半岁了。”

人家的孩子,半岁才刚学会爬,可苏怀宁的孩子,四个月就会爬了,如今,已经会扶着凳子站起身走路了。

咖啡馆弹钢琴美女安静温柔图片

只是,走的还不稳,身子一摇三晃,走几步,还会腿软跌倒。

不过,孩子在学走路,那就快了,兴许下个月,孩子就能走路了。

长公主笑道,“时间过的真快,都半岁了。”然后又道,“怀宁,今儿个来,是不是要商量兰儿和威武侯的婚事?”

“是的,长公主。”

婚期原本都定好了,用不着再商量什么,可是,段武峰和明泽昊还没回京呢,段旭津成亲,总不能亲爹不在家吧。

长公主也道:“我家昊儿也没回京,兰儿就他这一个哥哥,兰儿成亲,他这个哥哥可不能不在,这婚期,我们要延迟几日。”

“我今日来,就是这个意思,我爹和明世子爷都被大雪阻在了半道上,还不定什么时候能回京,这日子,二月份怕是不能了,要不长公主看看四月份有没有好日子?”

三月份只怕都太急了,只有四月份都日子最稳妥。

段武峰和明泽昊被阻在几百公里之外,若是大雪融化路通了,回京也就用不了半个月时间,可今年特别冷,只怕要等到二月份,大雪才会融化。

长公主道:“我昨儿个已经看了日子,四月十六日这日宜嫁宜娶,是个好日子,就定在这一日。”

“好,我们一切听从长公主的安排。”

段旭津和明泽兰的婚事,拖拖拉拉的,也拖了快一年了,四月十六,是长公主选的最近最合适的一个日子了,不能再晚了。

日子定好了后,苏怀宁就跟长公主告退,去找秦雪妍和明泽兰说话了。

秦雪妍正打趣明泽兰呢,苏怀宁见到明泽兰时,她脸都通红通红的,还难得的露出了一脸娇羞的小女人样子来。

富二代f2app绿软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五姐,怎么说话呢。”一条比她们坐的还要大上一倍的船上,苏怀箐正一脸不爽,横挑鼻子竖挑眼,“还不快给二表哥道歉。”

“道歉,凭什么?难道我说错什么了么?”苏怀颜双手叉腰,满脸不屑。

“五姐,陈家表哥来府里做客,就是客人,对客人,五姐就得客气一些,不会是想要祖母训斥一顿吧。”

知道老太太不喜欢苏怀颜,任苏怀颜怎么讨好,老太太对她都是一副可有可无的态度。

为了这,苏怀颜没少用心思,可老太太还是不喜欢她。

这是苏怀颜心里的一个痛。

苏怀箐知道,就故意用老太太来压苏怀颜。

苏怀颜冷笑一声,然后别过头去,不再搭理他们,“二姐,七妹,我们继续捞菱角。”

见自己被无视,苏怀箐气的跳脚,“二表哥,看,五姐怎么可以这样,回去后,我一定要跟祖母告状。”

“算了,八表妹,不是想要吃菱角么,表哥去捞给吃。”陈康阴霾的眼神扫了一眼苏怀颜后,就转过头来,微笑的看着苏怀箐。

苏怀箐哼了一声,心有不甘。

青涩稚嫩美女户外清纯唯美赏花图片

等两条船靠近了,苏怀箐突然伸手,掰着苏怀宁坐的船舷,狠狠摇了几下

船摇晃的厉害,苏怀颜紧紧扶着船舷,“八妹,要做什么,还不快放手。”

“五姐,我也想去们船上。”

嘴上虽这么说,可她却没有迈过来,还用力将船舷往水下压,想要船进水。

苏怀宁几人都看出了她的意图,苏怀瑜吓得脸色发白,失声叫到,“八妹,快放手,船要进水了。”

“苏怀箐,想要淹死我们不成,那好,我就是死,也要拉着一起陪葬。”

苏怀颜气急败坏,她慢慢移过来靠向大船,一手扶着小船的船舷,另一只手抓着大船的船舷,也用力摇,嘴里还大喊,“不用八妹过来,我过去,我也想坐坐大船。”

两条船一起剧烈摇晃起来,两个撑船的婆子大惊失色,急的喊道,“五姑娘,八姑娘,快放手,一会儿船要翻了。”

她们想要隔开两条船,可两姑娘都紧紧抓着对方的船不放,她们若是划船,一不小心,两姑娘都会掉水里去。

两撑船婆子急的都要喊救命。

苏怀箐小脸上却布满了狠厉,“五姐,敢害我,我要告诉祖母,让祖母狠狠罚。”

“切,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娃子,遇到事,就知道告状,除了告状和欺负人,还会做什么?”苏怀颜满不在乎,手上又狠狠摇了几下。

苏怀箐小半个身子都伸出了船外,双手又用力压在小船上,大船摇晃的厉害,她坐不稳,心一惊就松开了手。

正要去扶大船船舷时,手背上却突然跟被蚂蚁咬了一口似得,疼的她下意识的缩回了手,身子被甩出了船外。

“啊,八妹掉水里了。”苏怀瑜吓呆了,脸色惨白。

“呜呜,我只是跟八妹开个玩笑而已,我不是故意的。”苏怀颜也吓的哭了,“是八妹先开始的,呜呜……不关我的事……”

小小影视2020年最新版本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人若在城内,绝对逃不过灵儿的神识,那么不是人没出城,而是明泽兰用了什么办法出城,才避开了城守卫的视线。

苏怀宁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突然想起什么,道,“长公主,珺屏她曾经说过,她最喜欢大西北的人文风气,长公主不如多派些人往西北方追去。”

大西北江湖人最多,武林好几个大门派就在大西北,明泽兰以前说过,她若是有机会去玩,第一个去的一定是大西北。

长公主闻言,就加派了一队侍卫往大西北追去,她又对苏怀宁道,“怀宁,先回去吧,珺屏的事,万不可泄漏出去。”

“我不会说出去。”只是,明日婚事可怎么办?

难道,明泽兰真要抗旨不尊?

这可是要杀头的大罪。

好吧,明泽兰是皇上的亲外甥女,就是抗旨,皇上也不会要她脑袋,不然,明泽兰也不会选在今日逃婚。

苏怀宁出了公主府后,没有回太子府,她去了西华街同仁胡同,先是留下了一大车吃食给小莫问,又检查了一下小莫问的武艺,走时,甩了一本适合男子练习的她空间里出来的一套腿功给小莫问,让他自个儿琢磨去。

“师傅,不吃了晌午饭再走?”小莫问见师父匆匆来,又要匆匆走,小眼睛里闪过一丝黯然。

苏怀宁见状,心有不忍,可是姐姐这几日心情不好,她得去陪陪姐姐。

淡淡忧郁温婉妹妹娇羞动人

她揉了揉小莫问的脑袋,道,“莫问,要好好学武,我给的秘籍,若有看不懂的,可以去问师公,但不可以问别人,还有,师父这段时间忙,不常回来,若有事,就让小江子去告诉我一声。”

小江子调到了宁宅后,就成了宁宅的半个管家,小莫问有什么事,都是小江子去找段旭霆,然后段旭霆晚上告诉她。

不过,这几日,她都住在太子府,已经好几日没有看到段旭霆了。

“师父,徒儿遵命。”小莫问脸上失落,但还是毕恭毕敬的躬身恭送苏怀宁。

苏怀宁出了宁宅,就坐马车回太子府,刚拐出同仁胡同,就听得掀开车窗帘正朝外面看的木香惊呼,“姑娘,看,那不是秦家二表少爷么?”

苏怀宁闻言,探过脑袋。

果然,秦二正在金银斋门口,不过,身边还有一个人,是她曾见过一面的岳乐彤。

岳乐彤拉着秦二一只袖角,满脸羞答答的,不知道再说什么,秦二满脸气愤,甩了好几次,都没能甩开岳乐彤的手。

“停车。”

苏怀宁吩咐车夫。

从马车上下来,苏怀宁直接走向秦二和岳乐彤。

“秦玄哥哥,若是不答应把那支簪子送给我,我今儿个就不放走。”岳乐彤一脸委屈,见秦玄要走,她揪着秦玄袖角的劲儿更加用力了几分,“凭什么要送马明玉,却不送我,我和马明玉都是亲戚,要送,就得两人一起送,不然,我下次看到马明玉,就是抢,我也会把它抢回来。”

富二代app最新版ios官方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对于母亲这一连串的训斥,秦思瞳虽然早已习惯,但是心中还是不免会有着一丝疼痛,一直以来,她都知道,母亲并不喜欢她,如果她和别人有什么争执的话,那么母亲往往会不会对错,只指责她。

在母亲的眼中,只有大哥。而现在,母亲心心念念的都是希望有一天,秦家本家那边可以接纳他们,然后大哥将来也能在秦家本家那边分一杯羹。

秦家的二姨太,是袁梦甜的姑妈,何秀霞自然是想着极力讨好了。因此一接到了对方似有埋怨的电话,何秀霞直接就打电话过来痛斥女儿一顿。

“是不是想把哥的前程都给毁了?现在他还不容易进了大公司,如果做得好的话,也许本家那边将来也会分些产业让哥去打理。现在得罪了袁小姐,就等于是得罪了本家,要是毁了大哥的前程,就别想让我认这个女儿!”何秀霞怒气冲冲地道。

“妈,袁梦甜根本就左右不了秦家。秦家愿不愿意给大哥机会,也不是袁梦甜或者她姑妈可以决定的。”如果袁梦甜的姑妈真有那么大能耐的话,那么到现在也不会只是一个二姨太了,就算生了一儿一女,却连个真正的名分都没有。

“总之,赶紧去和袁小姐道歉,让她消了气,也让我好省省心!”何秀霞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秦思瞳看着手中的手机,视线瞥到了袁梦甜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朝着她投来轻蔑嘲弄的一笑,这一刻,秦思瞳的心中蓦地有着一种怒气,想要打电话给君寂生,想要让他帮她去惩治袁梦甜!可是随即,秦思瞳就在心中叹了一声,不知不觉中,她竟开始贪起了君寂生这样的“靠山”来了。

就算君寂生可以给得了她一时的威风,但是难道还真能给她一世的威风吗?

“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啊。”袁梦甜走上前有些幸灾乐祸地道。

秦思瞳淡淡地道,“是我妈刚才打电话来,说是袁小姐在我这里受了委屈,要我给袁小姐道个歉,让在我这里受委屈,还真的是对不起了,下次我一定注意,让在我这里少受委屈。”

袁梦甜脸上的笑意消失,这对方虽然道了歉,但是听着却着实别扭,简直就好像她在秦思瞳面前就是个受气包似的。

白桦林微闭双眼更显妩媚

她还想再说些什么,可秦思瞳却已经直接进了办公间,回到了座位上,让袁梦甜只能恨恨地跺了跺脚。

————

这两天,有关君寂生被人发到网上的在超市里购买姜母茶的事儿,在其新收购的公司里也传开了,只是碍于君寂生身份,因此倒是不敢在明面上传,只敢在暗地里说。不少人都好奇着君寂生买那些姜母茶,到底是要给谁的。

当然,没人敢去问君寂生这个问题,不过却不代表没人问俞子木。

这两天,俞子木已经是应付了一波又一波的人,公司的那些高层,下至公司里的各种女职员,就连公司餐厅里打菜的大妈,瞧见了他都会好奇地问一句,“君总裁是不是有女朋友了,不然怎么突然买那些个姜母茶?”